對於韓美決定再次推遲戰時作戰指揮權移交時間一事,韓國朝野政黨持不同意見。(資料圖片,圖片來源:韓聯社)
  中新網10月24日電 據韓國國際廣播電臺24日報道,對於韓美決定再次推遲戰時作戰指揮權移交時間一事,韓國朝野政黨持不同意見。韓國執政黨認為“這是不可避免的選擇”,韓國在野黨則表示“這令全體韓國國民感到失望”。
  據報道, 韓國新國家黨首席發言人金榮宇24日在國會舉行記者會表示,韓美再次推遲移交戰時作戰指揮權是由於北韓進行導彈試射及核試驗,是在朝鮮半島安全受威脅的情況下,為了維護和平而做出的不可避免的選擇。
  金榮宇說,從自主國防的立場出發,韓國理應擁有作戰指揮權,但在韓國軍具備足夠的防禦能力以前,需要在韓美同盟的框架內解決這一問題。
  最大在野黨“新政治民主聯合”非常對策委員會委員長文喜相當天表示,韓國總統樸槿惠曾作出將會收回戰時作戰指揮權的承諾,現在推遲兌現這一承諾是總統失信於國民。韓國軍隊的指揮權不應交由其他國家負責,韓美作出推遲移交戰時作戰指揮權的決定令全體國民感到失望。
  據韓聯社報道,韓美在第46次韓美安保會議中商定再次推遲戰時作戰指揮權移交時間,且沒有明確提出具體的時間,因此部分韓國輿論認為,韓美實際上無限期推遲了移交時間。韓國國防部長官韓民求表示不認同這種觀點,他指出,韓美就推進“基於條件的戰時作戰指揮權移交”方案達成一致,為了滿足條件,韓方已擬定軍力提升計劃,並將落實該計劃。
  戰時作戰指揮權是指在朝鮮半島“有事時”指揮軍方作戰的權力,又稱戰時作戰權。韓國軍方的作戰權分為平時作戰指揮權和戰時作戰指揮權,其中平時作戰指揮權由韓國聯合參謀本部議長行使,而戰時作戰指揮權則由韓美聯合司令(駐韓美軍司令)行使。
  2007年2月,韓美兩國商定美方於2012年4月17日向韓方移交戰時作戰指揮權。2010年6月,時任韓國總統李明博與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舉行首腦會談,將移交時間推遲到2015年12月1日。10月24日,韓美商定再次推遲戰時作戰指揮權移交時間。  (原標題:韓美推遲移交作戰指揮權 韓朝野政黨意見不同(圖))
創作者介紹

lq46lqxi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